武汉按摩飞机场|武汉按摩店哪个好
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經濟網 > 觀點 > 咨詢委員觀點 > 正文

張樹法:寧波與深圳發展比較研究

2018-08-27 16:01:30  來源:浙江經濟網  有評論

——基于財政收入的視角

財政收入是政府為實現其職能需要,在一定時期內憑借其政治管理權、公共資產所有權、公共信用權等取得的可供其支配的財力。它既是城市實力的象征,也是衡量城市發展質量的重要指標。按照統計口徑的不同,可以將財政收入分為全口徑財政收入、中口徑財政收入和小口徑財政收入。全口徑財政收入包括上劃中央收入和公共財政預算收入,代表政府在一年內集中的財政收入的總量;中口徑財政收入指地方財政收入,包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1]和政府性基金收入,代表政府所擁有的財力總和;小口徑財政收入指公共財政預算收入(現稱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代表政府可自由支配的財政收入。

通過比較寧波與深圳兩市財政收入變化,可以從側面觀察兩市在經濟發展總量及結構方面的差距,從而得出進一步加快經濟發展、提高財政實力的對策與建議。

一、寧波與深圳市財政收入比較

(一)財政收入規模比較

財政收入規模是指一定時期(通常為一年)內政府取得財政收入數量的大小,它是衡量政府財力和履職能力的重要指標。在社會經濟活動中,政府提供公共商品與公共服務的范圍與數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財政收入規模。

兩市的財政收入規模都較為龐大.但從比較情況看,深圳各口徑財政收入規模均遠大于寧波,如2014年深圳市全口徑財政收入達到5560億元,為寧波的3.1倍,小口徑財政收入也達到寧波的2.4倍。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兩市全口徑財政收入比值變化不大的情況下,深圳中、小口徑財政收入正逐漸拉大與寧波的差距,如兩市中口徑的財政收入2014年比值達到1.8倍,小口徑財政收入比重則呈穩步上升趨勢,這說明深圳市經濟發展對地方本身的財政貢獻能力在逐步增強,這或許與其第三產業比重較高[2]有關,值得寧波進一步認真研究。

(二)財政收入集中率比較

財政收入集中率表示政府對一定時期內新創造的社會產品價值總量(一般用GDP衡量)的集中程度,反映政府占有和支配社會資源的程度,數值越大,說明社會資源由政府集中配置的數額越多,私人部門的數額越少。

2014年深圳全口徑財政集中率為34.75%,相比2013年提高約1.5個百分點;中口徑財政集中率為17.31%,相比2013年提高約2個百分點;小口徑財政集中率為13.01%,相比2013年提高約1個百分點。寧波2014年全口徑財政集中率為23.56%,相比2013年提高約0.4個百分點;中口徑財政集中率為20.22%,相比2013年有所下降;小口徑財政集中率為11.32%,相比2013年提高約0.2個百分點。

從兩市比較來看,深圳全口徑財政集中率要遠遠高于寧波,說明其單位經濟增長對財政的貢獻要大于寧波,對全國財政貢獻度也超過寧波;寧波小口徑財政收入集中率近年來增長幅度不大,基本與深圳持平,但中口徑財政集中率寧波要高于深圳,說明寧波財政收入中基金收入比重要遠大于深圳,也就是說寧波企業基金負擔要高于深圳

(三)財政收入增長率比較

財政收入增長率表示當期財政收入增長額與上期財政收入額的百分比,反映了本期財政收入的增長速度和趨勢。將不同時期的增長率進行對比,可以發現財政收入規模變化情況。

深圳市2014年全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率為15.41%,相比2013年上升約8.4個百分點;中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率為24.11%,與2013年基本持平;小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率為20.27%,相比2013年上升約3.4個百分點。寧波市2014年全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率為8.46%,相比2013年上升約1個百分點;中口徑財政收入受上年基金收入畸高影響增長率為負;小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率為8.55%,相比2013年下降0.7個百分點。

兩市比較,深圳近兩年各口徑財政收入增幅都快于寧波,特別是小口徑財政收入增幅達寧波的近2.4倍,遠高于GDP增幅差距,這說明單位經濟增長對地方財政的貢獻深圳要遠遠高于寧波,對這一現象,寧波要認真分析原因。

(四)財政收入增長彈性系數比較

財政收入增長彈性系數是財政收入增長率與GDP增長率的比值,彈性系數大于1,說明財政收入富有彈性,財政收入增長速度快于GDP增長速度,對增加財政收入有利;彈性系數小于1,說明財政收入缺乏彈性,財政收入增長速度慢于GDP增長速度。

與深圳相比,寧波2014年各口徑財政收入增長彈性系數均較低,特別是中口徑財政收入增長彈性系數因2013年基金收入較高因素影響出現負值,但即使扣除這一因素,寧波小口徑財政收入增長系數也小于深圳,且差距達0.83,也就是深圳每增加1單元GDP要比寧波多增加0.83元小口徑財政收入,表示寧波單位GDP財政貢獻能力遠小于深圳。另外,2013~2014年深圳小口徑財政收入彈性系數增長較快,但寧波反而有所下降,說明寧波單位GDP財政貢獻有所弱化。

(五)財政收入形式結構比較

財政收入結構是指以價值形式表現的財政收入內部各種要素的構成和比例關系,具體可以按照形式、來源、層級、地區和部門等標準進行分析,限于數據的可得性,本文僅比較形式結構。分析財政收入結構旨在探求增加財政收入的合理途徑以及完善財政收入管理制度的方法。

財政收入的形式結構反映財政收入中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的構成狀況。對財政收入進行形式結構分析,除能夠充分把握財政收入的主導形式外,還有助于深入了解各種收入形式的地位與作用。

深圳市2014年一般公共預算中稅收收入占比84.25%,比2013年下降2.3個百分點;非稅收入占比15.75%,相比2013年增加2.35個百分點。與深圳比較,寧波一般財政預算收入結構有兩個特點,一是稅收收入比重比較穩定,近3年一直維持在92%以上;二是非稅收入比重寧波遠小于深圳,主要原因可能是近年寧波成品油價稅費改革教育費附加收入劃出、國有資本經營收入2項收入連年為負,且額度較大有關。

二、進一步推動寧波財政收入規模質量提升的建議

(一)找準差距,精準思策

認真研究分析寧波、深圳兩市差距,進一步重點研究影響財政收入尤其是小口徑財政收入與深圳差距日益擴大、財政收入增長彈性較深圳偏低的原因,從經濟轉型、產業布局、企業培育、財源涵養等方面向深圳看齊,不斷增強經濟增長對財政收入的貢獻率。

(二)加強對第三產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的培育

不論從對地方財政收入的貢獻來看,還是從產業發展趨勢看,現代服務業和高科技產業都是不可動搖的重點發展方向。深圳單位GDP對財政的貢獻率及財政收入彈性要遠高于寧波,這說明深圳經濟的發展質量要高于寧波,這與其第三產業比重高出寧波近10個百分點密切相關。寧波要根據自身條件和優勢,大力推動制造業服務化,積極發展航運服務、現代物流、文化創意、電子商務、服務外包及高科技產業等對財政收入貢獻率較為突出的產業。

(三)減輕企業非稅負擔,推動企業輕裝上陣

在財政收入結構中,寧波近幾年基金等非稅收入比重大幅超過深圳,因此,要進一步加快供給側改革,落實“降本減負35條”等政策措施,研究制定減輕企業基金負擔的政策措施,夯實企業減負成效。

(四)加快國有企業“瘦身強體”,提高國有企業財政貢獻率

從近年財政收入形勢結構來看,寧波國有企業財政貢獻率要小于深圳。因此,要進一步加快國有企業兼并重組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國有企業做強的同時,提升對地方財政的貢獻度。

(張樹法)

來源:寧波決策咨詢網

責任編輯:李毅


  • 浙江經濟網微信公眾號

  • 浙江經濟網微博
【關閉】 【打印】 【糾錯】【收藏】

轉載免責聲明:

  凡本站注明 “來自:XXX(非浙江經濟網)”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質的信息傳遞及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識產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本站,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

用微信掃一掃

浙江經濟微信公眾號
武汉按摩飞机场 甘肃11选5 江苏7位数 中体网即时指数 3人篮球比分 雪缘园篮彩即时赔率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顶呱刮 广东36选7 7m.cn篮球即时比分 雷速体育进球图片 老快3 好运彩3 雪缘园德甲 陕西快乐10分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淘宝快3